柯林菲尔斯

我曾经虔诚的亲吻爱神的双足,现在却背过身挥手叫她离开。

今天开始写《兰亭集序》,除了丑的想哭,没什么好说的

评论